【食有鱼】搭高铁,吃台铁──画说台铁八角便当

543次浏览

搭高铁,吃台铁──画说台铁八角便当

【食有鱼】搭高铁,吃台铁──画说台铁八角便当

鱼夫手绘

搭高铁,吃台铁,包山包海,八面玲珑状,台湾人有句话形容贪得无餍者说:「呷铜、呷铁,有毛的食到棕簑;无毛的,食到秤锤」,当然,我要讲的不是吃了秤陀铁了心,而是台铁那味怀旧便当啦,在高铁站上买的哦!

现在搭高铁南北奔波,依我个人之见,高铁上的餐饮和台铁没有做出巿场区隔来,却容台铁于站内贩售;高铁服务人员叫卖又太斯文,姿态优雅岂能唤醒人们的饥饿感?再者滋味不似台铁排骨便当的古早味,手工拍打,陈年黑豆酱油酿製,从儿时吃过后,至今魂萦梦繫,每上火车总忍不住要买来嚐嚐。

我的故乡在林边,要到我们林边,须得在镇安转搭东港支线。小时候,从台北回到林边,安娘喂,慢车车程,算起来要十数个钟头。

【食有鱼】搭高铁,吃台铁──画说台铁八角便当

台中高铁站上卖的台铁便当(按图看所有照片)。

小孩子好动,又容易肚子饿,这吃便当,即是火车上殷殷期盼天上掉下来的礼物。从前交通不便,车程远,于是沿路不时有小贩吆喝贩售便当,便当也者,日语弁当ベす,火车站贩售的叫「駅弁」,但写成汉字,「便」当,语意上就很难接受,「便饭」更是让外国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是小便饭or大便饭?我笑称此乃汉文语法捉襟见肘之处。

这「便」字在我看来应唸二声ㄆㄧㄢˊ,和日语原音才能相近,亦有「俗搁大碗」的意思;可是中国人挂羊头狗肉,北京有家焖炉烤鸭「便宜坊」,要唸成bianyifang,大抵是「方便友谊」的意思,无关乎价钱,一点也不便宜。

国府流亡初来台湾,也带来许多兵员,年纪大者,台湾人呼之为老芋仔,于是就有一则语言文化差异的笑话,老芋仔要去屏东,每停一站,皆有人大喊:「弁当、弁当!」乃疑此站为屏东,但又不相信屏东在台湾南端,又不是高铁,哪有这幺快就到了的道理?于是用手肘轻触隔壁的「本省人」,请问这里是屏东到了吗?那「本省人」是老实的台湾人性格:不是啦,您误会了啦!

车行到「斗六」,又有人大喊:「弁当、弁当!」这下子总算到了云林,火车也坐很久了,应是到了屏东吧?老芋仔又轻碰那「本省人」,屏东到了吗?「本省人」早就被车行摇晃得睡入黑甜乡,这被摇醒,睡眼惺忪,一看:「斗六」,乃脱口而出,讲的自然是母语,在北京话来讲:「到啦!」老芋仔于是下车,呜呼哀哉,斗六到屏东,还远着呢!

幼时返乡,一路上我忍着饥肠辘辘,妈妈说一定要到台南才可以买便当!台南,终于到了,小贩一上车,一脸阴沉,看似杀气腾腾,恶狠狠的用台语说:「刣人免刀随死!刣人免刀随死!」长程旅行,路过古都府城,贩夫走卒,果然武功盖世:「刣人免刀随死!」我大概是饿昏了,这「台南便当寿司」竟听成了恶狠狠的江湖话语。

我小时候吃过的台铁便当,记忆中有铝製便当盒和木片包装两种,不管铝製或钢製,旨在保温,木片则能吸水,防止多余水份使得饭粒闷烂,放冷了反而越香Q。

近年来台铁便当又风行起来了,其中以八角木片便当最受欢迎。「八角」的设计说是为了取其「八卦」趋吉避凶的意义。从设计上看,八角形可由正方形折叠趋近于圆,最能物尽其用,方便机器製造;许多八角楼的设计,考量八面畅通的空间出入而且施工较圆形容易,兼顾造型吉利又独树一帜;饮食上,诸如八宝饭、八宝麵、八宝丸、八宝冰等,都有食材丰富的隐喻,也难怪台铁推出八角便当后大发利巿了。

其实台铁便当有没什幺大学问,唤醒人们潜在心里的深沉记忆,行销手法再翻新,用心、专注就能打动人心了。至于高铁的便当为什幺不能吸引我?同样是高速交通工具,飞机餐实在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,但机上别无选择,而且餐点费也计入票价内,可高铁在车站内则是包围层层美食秀色薰心,就算忍住不买,一路突围到车箱里,心想咻一下就到了,自然连唐僧肉都索然无味了,所以提着台铁便当在高铁内享用就是最佳的选择了,歹势啦,高铁又没有禁带外食呢。

【食有鱼】搭高铁,吃台铁──画说台铁八角便当

高雄火车站内的台铁便当(按图看所有照片)。

相关推荐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