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好野人在峇厘岛】大禹治水也是这幺搞的啊!

949次浏览
【好野人在峇厘岛】大禹治水也是这幺搞的啊!【好野人在峇厘岛】大禹治水也是这幺搞的啊!【好野人在峇厘岛】大禹治水也是这幺搞的啊!【好野人在峇厘岛】大禹治水也是这幺搞的啊!【好野人在峇厘岛】大禹治水也是这幺搞的啊!【好野人在峇厘岛】大禹治水也是这幺搞的啊!【好野人在峇厘岛】大禹治水也是这幺搞的啊!【好野人在峇厘岛】大禹治水也是这幺搞的啊!

我坐得那幺远,都深深地被眼前早熟、发育完全的孩子们相互间的能量流动所震撼,这群朝夕相处多年的青春期少男少女,真的没有班对吗?我承认:我无限地好奇着他们美丽的初恋、初吻还有初次性体验。

在学年末的庆祝会上,我转头跟身边的樱蒂妈妈说:“樱蒂的演出真是浑然天成,如此自然、如此自信,最难得的是竟然可以在忘记台词的时候马上随机应变继续演下去,真是太妙了呀……不好意思, 没有经过您的同意,我就把樱蒂的照片Po在我的私密小组里‘这是传说中彩虹学校的长袜子皮皮,她的爸爸好可爱,她的妈妈好可爱,她的弟弟好可爱,她也超级无敌好可爱!真希望哥俩其中一个把她娶回家当老婆啊!’。”

呵呵呵,有机会哦,我们家樱蒂也好喜欢你们家Kien,她总是说“Kien is so super funny.”

“哇!那我们有机会结成亲家耶!太好啦!我总是洗脑哥俩‘交往对象的家庭融洽与和谐为第一、第一、第一考量!’”

嗯,我完全同意,这可真是个重要的提醒。

坐在身边的芬兰妈转移话题问:“明天就放暑假了,你们会回国吗?我们搭明天傍晚的飞机回芬兰,天吶!一想到回去前得先把自己从头到脚好好整修一番就头痛。等会儿我要去剪头髮,顺便买一套光鲜亮丽的行头,看看我这双鞋子,这件舒服到极点的上衣,若穿这样出现在芬兰,大概要被福利社找去领救济金了。”

樱蒂妈妈说:“嗯……记得眉毛也要修一下……”

这些孩子中有没有班对呢?

几个妈听了,点头如捣蒜地在心里默默笔记ing的同时,七八九年级的学生出场了,那瀰漫在空气中满满满满满的青春酚多精啊……“这些孩子中有没有班对呢?”我问。

“比起山下的那些青春期,这些孩子,单!纯!太!多!了!”老公在彩虹学校任教的樱蒂妈妈答。

真的吗?真的吗?真的吗?我坐得那幺远,都深深地被眼前早熟、发育完全的孩子们相互间的能量流动所震撼,这群朝夕相处多年的青春期少男少女,真的没有班对吗?我承认:我无限地好奇着他们美丽的初恋、初吻还有初次性体验。

隔天早上,在卡萝大姐家喝咖啡时,我说:“姐姐,我昨天突发奇想:您看,再过个三年五载的,你我的儿子们也将进入青春期,如果我们这几十个做父母的在这班孩子们进入青春期前就打好招呼,取得共识,同意彼此的孩子在情窦初开时,互相学习怎幺爱人和被爱,那不是挺好的吗?不管怎样,有我们这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年人在旁指点护航,总比让孩子在爱的汪洋里偷偷摸摸地孤军奋战强多了啊!”

卡萝大姐看进我的眼睛:“我青春期时,妈妈唯一的交代是不准跟男生太接近,所以我只跟女生混。那一味的打压不恰当,而你这说法,又太过了。”

我也深深地看进卡罗大姐的眼睛:“你脸上是三条槓的表情吗?”

卡罗大姐更正道:“十二条!”

好吧!我是射手座,跳脱的想法才符合我的本性。但,您真的不考虑一下我那传承自大禹的、有成人护航的、让青涩的爱在相对“安全”的环境与氛围下流向大海的提议吗?

(文/ 图:好野妈)

相关推荐


上一篇: 下一篇: